What a wonderful world.

纪念

今天心血来潮翻了许久以前写的日志,有许多中二文艺,有许多无病呻吟,他们都赤裸裸地躺在现在已不怎么去的空间里,百度或是QQ,即使是公开的,也没有人会再去翻起。我喜欢这种姿态,不设防的姿态,因为这是无法否定的过去,是我就算不满也必须要面对的过去,所以即使不愿被人看到,我从来也不想藏起。

 

看人的日志能看出风格,有些人喜欢以此发泄,有些人喜欢借此记录,而我喜欢表达,这是我在读自己过去那些又长又多又频繁的文字中感受到的,我喜欢表达,我全身心在渴望表达自己给别人看,我会自我代入所有我看到的言论/片段/小说/电影……种种种种,然后各方面发散思考,试图展示我的喜好和观点给别人看(即使明知道根本没什么人在看)。

 

我一直基本是一个表里如一的人,线上线下没有什么差别,但是渴望表达这一点,却是在线上被放大了很多倍。大概是现实中没有那么多人会同你面对面地讨论人生观之类的吧,人类总是在用文字做武器和盾牌的时候会更有安全感一些。

 

其实,即使是在那些为赋新词强说的愁里,也能读出些往日的鲜活来,某些话语更是如同一束打进夜空的烟花,在黑云里绽放,却被转眼遗忘。往后我想好好整理一下,再加些删改补填,重做新文,也算是给曾经的自己一个纪念,一个完满。

 


评论

© IRIS | Powered by LOFTER